老谢点评:人民币为什么不能“破七”

 

    这两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无论是面对贸易战还是外部市场各种利空,人民币总是在跌到7这个关口时急刹车。这里我们就来讨论一下为什么人民币不能破7,如果破7会发生什么!

 

    维护信用基础

 

    当前中国金融改革首要的战略性任务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中国金融国际化的根本基础,是中国国际金融中心定位的前提性条件,也是中国现代化金融建设的原则。如果人民币破7可能会导致货币环境的不稳定,将极大伤害中国金融的改革开放,还会影响人民币的信用基础,严重阻碍和抑制人民币国际化,使中国向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之路变得艰难。因此,维护人民币的长期信用基础,是当前国家重要的战略目标。

 

    虽然人民币贬值会在一定程度上利好出口,但对于进口来说会造成巨大的购进成本。尤其是造成进口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提升,比如石油/粮食。进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会直接推高国内生产、生活消费品物价的上涨,若再加之中国宽松的货币政策,最后的结果就是产生通货膨胀。稳物价也就是稳民生,是执政基础。

 

    入世后的汇率

 

    回顾中国加入WTO的18年,是经济快速腾飞的18年,是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18年。人民币汇率也从8元左右一路涨到了6.12,现在又从6.12跌至6.7~6.8。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和中国在全球产业链条中的位置变化有直接的关系。中国在加入WTO之后,大力发展来料加工和对外出口贸易,这就需要有一个相对宽松稳定的汇率。由于中国制造价廉物美,主要以美元为储备的外汇不断增长,不断累积贸易顺差,特别是对美国的顺差。鉴于中国快速的发展,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要求人民币升值。而我国也随着国内基础产业的逐步完善和丰富,巨大人口红利的逐渐释放,完全可以消化升值所带来的贸易压力。2005年人民币开始第一次汇改,一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人民币汇率从8.2涨到了6.8附近。

 

    由于中国特殊的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强大的执行效率。使得望眼全球,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能替代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低端制造这个位置。因此,人民币汇率的升值不仅没有让中国在全球贸易中遭遇瓶颈,且不断发展壮大。国内不断增长的产能,自动化不断提高,生产效率的提高,使得我国在基础制造领域,放眼全球鲜有敌手。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人民币汇率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金融危机后的汇率

 

    2008年金融危机,始于美国,但究其源头其实是在中国。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埋头干活,把东西卖给美国。那美国在干嘛!美国除了打了一堆白条给中国之外,一直陷落在中东不能自拔,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消耗了美国大量财富。债务水平不断累高,克林顿时期积累的财富被小布什差不多败光了,中国理所当然的成了美国最大的债主。有意思的是债主不但没追着要债,且不断借钱给美国(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这触发了华尔街资本更大的贪欲,让“房利美和房地美”实行免费住房政策,让一些不具备购房资格的人入住。一旦发生违约,则启动CDS(信贷违约掉期),由保险公司代偿。一旦违约,华尔街投行则把违约的CDS打包,再卖给下一家.....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最终导致,雷曼兄弟倒台。美国五大投行,最后倒了三家。面对巨大危局,美政府和美联储最终选择救“两房”,不救“兄弟”。美国率先QE....中国跟进。【详细文章请参阅老谢10年前文章,这里不再详述】

 

    美国次贷危机触发全球经济危机,其实受到最大影响的只有两个国家,中国和美国。当时中国制造80%的产品销往美国,美国一旦出事,中国必然受牵连。美国的需求出问题,中国的货卖不出去。这个时候,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改革、要么止血。最终政策选择了后者,颇有争议的4万亿砸下去,在货币乘数效应之下,国内几乎所有的工业装置产能全部在2009年翻一番,房价翻一番,基础货币翻一番。血是止住了,但对外的贸易顺差更大了。美国QE救的是金融机构,而中国是把产业又做大了。这种不对称的施救方式,最终引发一系列的后果。2009年之后,中国的环境污染状况加剧,而美国的债务越来越高。这只是冰山一角。只是美国人发现,中国在金融危机之后对美贸易顺差越来越大,一次危机不但没把中国打倒,而且这个国家越来越恐怖。这个时候美国又在中国的汇率问题上做文章。最终迫使中国2010年做出第二次汇改。直接使得汇率从6.8涨到2013年时的6.0。

 

    这个时候人民币如果再升值,那就是破6。以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定位——低端制造。利润很薄,靠走量和人口红利支撑。如果本币继续升值,无疑让出口企业无利可图,也不符合中国经济的现状。而且6这个心理关口一旦被突破,离岸市场就会有大量资金涌入做多人民币资产,国内的物价和房价可能就会出现巨大泡沫。而且中央政府也不太可能去香港离岸市场去做空自己。最终,6这个位置没有在继续升值下去。

 

    脱钩美元主动汇改

 

    由于人民币之前长期升值,国际资本在中国持有了大量资产,早晚是要兑现的。2014年香港“占中”事件和克里米亚事件对国际形势影响巨大,尤其是香港“占中”与美元指数上升、美联储结束QE的时间相吻合。美国的目的是要让国际资本回流美国,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大陆资本对外延伸的跳板,意义重大。最终占中闹剧持续了3个月不到就草草收场,但对香港经济造成了巨大影响。一计不成再生一计。2014年底A股蠢蠢欲动,到了2015年二季度时,全民加杠杆炒股热兴起,一时间街头巷尾谈论的皆是股票。岂不知风险将至.......最终爆发股灾,被国际资本撸了一大坨羊毛!

 

    面对国际资本的挑衅,当年8月11日央行启动汇改,简称“811汇改”,汇改核心框架是:“人民币汇率不再盯住单一美元,而是选择若干种主要货币,赋予相应的权重,组成一个货币篮子。同时,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计算人民币多边汇率指数的变化,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础稳定。”

 

汇改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脱钩美元,但判定央行是否将开始跟踪一篮子货币还为时尚早。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仍将是市场最密切关注的指标。不过央行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人民币不会长期锚定美元了。虽然在CFETS篮子中美元拥有最大的权重,但也仅为26.4%。不再锚定美元也就意味着,中国央行不再受美联储政策的影响和摆布,将会增加人民币在国际汇市中的影响力。

 

    “破7”影响

 

    从2016年起,人民币汇率长期在6~7之间波动。一旦跌到7关口,央行必然出面干预。这是一个十分明确的信号,说明人民币当下最合适的波动区间是在6~7之间。毕竟过了7这道防线,交易者做空操作会大大增多,汇率有可能刹不住车,水银泻地,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可能像其他新兴国家一样卷入潘多拉魔盒的漩涡,当所有人都开始恐慌的时候,更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会不断恶性循环,一旦风险没有把控好,国内资产泡沫破灭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甚至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的财富洗牌。

 

    此外,国内很多企业在海外发债或是贷款借了不少钱,包括阿里、腾讯每年都会在海外贷上几十亿美元的贷款,而房地产企业更是疯狂,这两年海外发债是众多房企赖以生存的“输血”通道,据统计2017年,企业境外发债2358亿美元。2018年1-5月,企业境外发债992亿美元。对此发改委去年6月发布限制房地产企业外债资金投资境内外房地产项目的通知。要知道汇率一旦跌破7,对企业的偿债成本就会上升,风险被放大。按2018年前4个月房企境外发债融资的212亿美元简单算一下,不算正常融资该给人家的利息,光是贬值到7,房企就得多掏212*7-212*6.4=1484-1356.6=127.4亿元人民币,再加上利息因汇率变化的增加,房企有几个能全身而退的。这些损失从哪里补?作为企业肯定要转嫁到老百姓身上。届时房价又会爆发性上涨,本质上背离了国家调控初衷。

 

    再看,决定汇率的因素的是经济,而汇率反过来也会影响经济。中国经济长期L型已经定性,这就需要一个稳定汇率和可控的汇率机制。这几年央行为了汇率波动也没少费心思。逆周期因子出台,对香港发行离岸央票,提高央票利率,提高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等。说到底,一个国家解决不了经济基本面的问题,再怎么保汇率都是无用功,但当我们已经面对这个困难时,起码不能让汇率添乱。而汇率的不断下跌势必雪上加霜,造成连锁反应,越跌经济越差,经济越差汇率越跌。

 

除了以上这些对经济、对企业影响比较大的方面之外,人民币持续贬值对居民的生活出行影响也是巨大的。最直接的是出国留学、出境游、海淘、进出口贸易等,全都没了以前的豪气,需要精打细算,能省则省,而且随之而来的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得全靠居民来接盘,可以说,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人民币汇率方向

 

    既然央行手里有了做多工具“离岸市场央票和风险准备金率”,那么想要做空人民币几乎没可能。1998年央行和索罗斯的缠斗赢得异常辛苦,而如今的央行早已今非昔比,个人或机构要想做空人民币得考虑清楚,是否有美联储做背书。另外,央行手中也有“逆周期因子”可以防范过度升值。因此判断人民币方向,只要听听央行怎么说、怎么做就行了。因此,短期来看,有央行保驾护航,破7概率较小。【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相关文章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