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天财评:重构分析美元指数走势

    美元作为全球货币之锚,影响其指数走势的因素比较多样,依据现实宏观背景,各类因素影响的强弱也会随之波动。大体上要研究美指涨跌趋势可以分为长线、中长线、中短线与短线。具体影响因素也有所区别。

 

    比如分析研究美指长线(大概在2-5年间的走势),决定美指涨跌的主要因素以先重后轻归纳:美国经济强弱,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地缘风险与金融危机。

 

    中长线分析(大概时间在1-2年左右),决定因素:一篮子货币走向(主要对手盘为欧元、人民币,次要对手盘英镑、日元、澳元),季度主要经济数据(失业率、非农就业等),美联储政策。

 

    中短线分析(1-2个季度左右),决定因素:大宗商品走向,月度主要经济数据,美联储货币政策。

 

    短线分析(3个月左右),决定因素:地缘风险,对冲基金干扰,重要金融人物讲话等。

 

    本文主要研究讨论是的中短线走势,当然也会结合长线因素一同讨论。

 

 

    一、长线逻辑简述

 

    前几年的文章已经详细的解读过美元霸权的基本路径,这里就不再详细阐述分析,只做简单的回顾和总结。重点分析的是影响美元长线走势的内在成因。

 

    美元霸权初建与布雷顿森林体系,二战之后西方主要国家(以美国为主的战胜国)建立了以“美元—黄金”双锚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到了1971年时任总统尼克松抛掉了其中一个锚,那就是黄金。70年代之前只要拿着美元就能去美联储换黄金,后布雷顿体系是拿着美元只能换到美国国债,由此美元正式开启了独霸天下的征程。

 

    美元虽然摆脱了黄金的掣肘,但要维持金融霸权必须让美元挂靠一种可以长期交易的实物这样才能把美元盘活。随后美国又干了一件事情,1973年10月迫使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接受全球的石油交易必须用美元结算。在此之前,全球的石油交易可以用各种国际流通货币结算。因为石油是大宗商品之王,任何国家要发展,都要消耗能源,所有国家都需要石油,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石油就等于需要美元。从1973年开始美元就伴随美国开始了一个新的历程。

 

    1973年到1990年期间,全球共爆发了三次石油危机。这三次危机都和地缘政治关联,分别是1973年10月-1975年的第四次中东危机(以色列对抗阿拉伯国家);1978-1980年伊朗革命和两伊战争;1986-1990年的第一次海湾战争。我们很直观的观察到这三次危机和美元指数走势的关系,美指都是一路下跌。由于危机时期石油价格高企,压制了美元。

【图1】

 

    与此同时我们也观察到1980-1985年间美元指数上涨了60%。究其原因,一个是通过两次石油危机,恰恰巩固了“石油~美元”循环的基础。美联储不得不输出大量美元来换取石油,由于全球到处都是美元,包括石油在内的各项资本投资也是层出不穷。其二,拉美地缘危机,阿根廷80年初由于爆发经济危机,军政府急病乱投医,为转移国内视线强行登陆英属马尔维纳斯群岛,引发马岛海战,结果战败。阿根廷问题蔓延到了整个南美大陆,包括墨西哥巴西在内的国家国内接连政治动荡从而影响到了经济。大量资产从南美大陆抽身而去,也成就了美元指数。

 

    1985年5月6日美元指数来到了他的最高点位154.52,直到今天美指再也没能越过这一位置。

 

   老谢点评:从1973年至1990年期间,这一时期影响美元波动的主要下跌因素是以石油为主导的大宗价格大幅上涨,上涨因素则是以引发地缘危机为主。

 

    在来看美国国内经济,1959-1973年间,美国的贫困率从22.4%下降到11.1%。但从1973年到1993年间,贫困率又上升到了13.8%。也就是说,1973年至90年代初期,美国国内经济其实是止步不前的。从1979年底到1984年底,美元汇率上涨了近60%,美元对主要工业国家的汇率超过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前所达到的水平。美元大幅度升值导致美国的贸易逆差快速扩大,到1984年,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达到创历史纪录的1000亿美元。

 

    在20世纪80年代前半期,实际利率的大幅提高和美元价值的飙升,把那些高成本、低利润率的企业大量地淘汰出局了,这就为美国经济的复苏提供了初步条件。在接下来的10年间,由于受1985年签订的广场协定所导致的美元贬值、零工资增长率、实际利率的下降以及为企业减税等有利因素的推动,美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及其产品出口急剧增长。而在这10年间(1985-1995年)美元指数长期在80-100之间做大幅区间震荡。

 

   早在1965-1973年间,激烈的国际竞争就加剧了初现端倪的全球制造业生产能力过剩和利润率的下降趋势,从而也把七国集团从长期的经济繁荣期推向了长期经济衰退期。与资本存量相比的剩余价值量的减少,导致了投资和就业的削减,因此,生产率和工资率也都下降了,这些都最终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投资需求、消费需求和出口需求的长期下降。实际当年美元之美国经济同今日之格局也非常相似。国内经济长期处于一种低增长的态势,找不到爆发的亮点,相对应的美元指数也是疲软不兴的状态。

 

【图2】

 

    但很快这一情况随着比尔·克林顿1992年的上台后有所改观,一方面克林顿治国有方,另一方面美国经济也主导了第三次工业革命(IT革命)的列车,PC的出现大大提升了公司效率和降低了成本。美国经济在这一时期(1992-2000年)可谓是一路狂奔,大量国际资本回流美国投资IT产业。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也导致亚洲各经济体被美国剪了一遍羊毛。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元指数也是一路拔高,2001年10月1日在克林顿卸任之前创下的120.56的历史第二高位。

    然而小布什接任总统之后(2000-2008年),刚上任一年就遭遇911恐怖袭击,接连主导了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和第二次阿富汗战争,逐渐透支美国国力。而这一时期也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迅速崛起的10年。相对应的美元指数也是一路滑坡向下。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大爆发,美指来到了历史最低点70.56,这一纪录到目前为止还未被打破。

 

    老谢点评:从1991-2008年期间,美元指数下跌因素是重订国际规则(广场协议)和对外战争,而上涨因素则是科技革命带动的内生性经济增长和发动对外金融战。

 

    和小布什接手克林顿的是一个富庶之家不同,奥巴马接手的则是个烂摊子。次贷引发全球危机,救市后遗症全球都在量化宽松,QE带带来的是美元难以抬头。在全球经济都在寻找洼地的时候,影响美指的就不再是石油和经济,而是地缘风暴。奥巴马政府开始大搞特搞小动作,次贷之后,2009-2014年的欧债危机、击毙本拉登、香港占中、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危机。在这些大事件背后还有许多零星事件,比如伊朗核危机、朝鲜六方会谈终止、中菲黄岩岛事件、南海冲突等等。

 

    2011年5月击毙本拉登对美国是一个提振士气的事情,为美指上涨奠定了基础。而2014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件,比如占中事件,作为亚洲金融中心香港发生如此重大事件,使得国际资本仓皇出逃。之后中国内地不得不用加杠杆提振内地股市的行为,反引国际资本回流。再比如克里米亚危机,中亚石油资本回流美国。另外2012-2104年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大撤军,为政府节省了大量军费开支。2014年后美元指数一路上涨,重回100点大关。

 

【图3】

    老谢点评:从2009-至今,推动美元指数下跌的主要因素是国际金融危机,而拉动美指的因素则有对外诱发地缘危机,全球战略调整(撤出中东重回亚太);此外,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也是拉动美指的重要因素。

 

   【总体分析美元40多年来的长线逻辑:先脱钩流动性差的黄金,挂靠交投活跃的石油获得商品背书;形成“美元~石油”循环后,鼓动除美国大陆之外的地区地缘危机,包括引发大小不等规模的金融危机,从而来支撑本国经济的复苏、发展、危机和再复苏循环。这是一个二战后美国搭建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全球经济模型,基本为石油、地缘、美联储三合一的架构要素。】

   二、中长线分析

 

    既然理清了美元的长线逻辑和影响要素,那么再来分析中长线结构,就比较简单了。由于美元在一篮子货币中的盟主身份,因此多币种涨跌对美元指数的影响是比较直接的。在人民币加入SDR之前,因欧元对美元的权重最大,因此影响也最大。随着中国入蓝,欧元地位基本不变,而英国日本的地位被削弱。

 

【图4】

 

    中国之所以能顺利加入SDR,不得不说欧盟出力最大。不仅仅是因为中国自身的努力,也是欧盟对美国这个盟友伤透了心。2009年末高盛在利益集团的授意下针对希腊搞出了欧债危机,在重创欧元之后彻底打醒了欧洲人,拉中国入伙斗地主(美国)也成为了必然。

 

    从08年金融危机后2年之内,再次爆发的欧债危机,不论是否是阴谋论,我们仅从K线图上来看,一个大写的M型走势,从技术上来讲这是一个明显的双筑底形态,一般从理论上讲,第二次筑底也就意味着反弹即将开始,结果也应证了这一点。

 

    在技术上再无下跌之忧后,2014年美联储开始向市场宣扬加息周期论,提升市场加速持有美元的情绪。之后一年美元指数顺利站上100大关。

 

    但就在美指打算继续高歌猛进的时候,2015年8月中国在刚发生股灾不利局面下,开启第三次汇改。人民币对美元不再单一挂靠,无节奏频率的波动,让套利资金无所适从,进而影响到了国际资本在亚洲市场的进退博弈,美指就此打住继续上涨的势头。

 

    2017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莫过于特朗普战胜希拉里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美指就此歇菜从高位回落。共和党成员当选总统历来都是利空美元指数的魔咒依然未被打破。

 

   老谢点评:从中长线分析,影响美指下跌的因素主要有美联储量化宽松,推动美元上涨的有美联储退出QE和地缘风险。特朗普当选总统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引发了美元走势的不确定性。

 

    三、中短线与短线分析

 

   一般来说,越是短线分析难度越是高,因为牵扯到的影响因素非常多。但抽丝剥茧,仔细分析后,过滤掉一些无关因素后,就基本能掌握后市大概的走势方向。相对于商品期货,现货供需和金融资金主要两大推手,分析并不困难。而美元牵扯到的因素过于广泛,特别是对于一些中短线投资者来说就要分清哪些是长期影响因素,哪些是短期因素,哪些是干扰因素,哪些是技术因素.......

【图5】

        

    就以今年美指走势为分析要素,从年初103跌到了九月中旬的91点。从中短线(半年期)分析,最主要影响因素是特朗普当选总统,打乱了民主党的经济布局。从退出TPP到和美联储对着干,不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使得投资者普遍不看好美国经济复苏。而从短线看(3个月走势),一季度美元指数回落固然有特朗普的不确定因素,另外一个影响因素就是人民币在6.9关口扭转了贬值预期,开始升值。由于人民币已经加入SDR,且中国经济对全球影响力越来越大,汇率方面的波动自然对美元冲击较大。

    从前三季度来看,人民币兑美元(离岸)价的走势几乎同美元指数呈高达98%负相关性,重合度较高。也就是说,分析当前人民币汇率走势就能基本判断美元指数的走势。

   那么分析第四季度的美元走势,理论上是一个上涨的趋势。究其原因在与马上要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一次会议。10月18日之前人民币兑美元会是一个稳定的状态,也就是说美元也不会太会有大动作。而 1 9 大 之后由于人民币已经升值幅度较大,回吐部分涨幅应在情理之中,因此相对应的美元指数也会顺势上涨。

【图6】

    既然当下人民币成了主导美元走势之锚,中国央行下一步的决策是什么呢?若让人民币回吐涨幅,能带来那些效应?最大的好处莫过于有助于外贸出口,另外也能守住3万亿的外汇储备红线。

 

总结:

    中国国内的新能源改革逐步推行,电动汽车大势所趋,这就对原油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加之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石油从供需层面看依然是个供大于求的局面。OPEC减产再平衡策略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油价继续下滑,今年要涨到70美元以上比较难。随着各主要经济体慢慢改变本国的能源结构,油价和美元的关系不再紧密,由此美元对大宗类商品的影响力也在弱化中。最近几年,少数几个反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国家一直在寻求放弃美元。比如俄罗斯就和中国就试图创造石油交易的非美元环境。两国央行还不断加大开采和购买黄金,以防美元崩溃。而沙特则是石油美元的核心,最近中国正在游说沙特,希望沙特能够在向中国出口原油时使用人民币结算。"美元~石油"循环举步维艰。如果石油市场放弃美元,使用人民币的话,那么以美元进行的交易就会锐减,对美国国内资产的需求也会大幅下降。美元指数也会大幅下跌,当然这也只是一种预期。

 

    今年国内文华商品的大起大落,主要受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和突击环保影响。汇率的波动,甚至美元的走势与国内商品关联度不大。然而就算是弱势美元今年也未能让CRB指数有所复苏,甚至还一路下行。

 

    今年12月美联储将会有一次新闻发布会的议息会议,届时若加息也不会对美元起到多大作用。市场的焦点依然在特朗普如何把美国经济带出泥沼上,实实在在的经济数据才是左右美元走势的关键指标。从四季度看大的地缘风险有朝鲜核问题、伊朗核问题,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旧风险以不足为虑,而需要注意的是未知的新地缘风险。而汇率方面人民币不具备继续升值的动力,那么相对会支撑美指。从技术角度看,最保守的估计,年底美指上涨到95应该没有太大悬念。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