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谢财评:解读虚拟货币当下未来得与失

    上周中国重拳推出关于虚拟货币发行和交易的监管举措,作为全球范围内第一个全面叫停ICO,并终止虚拟货币交易所交易行为的案例,这无疑将影响全球虚拟货币监管政策的走向。9月4日下午3点,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7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给ICO做出了定性,同时宣布了取缔的决定。据某网站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9月4日20:30,该网站统计的1101种虚拟货币目前总市值为1462.6亿美元,而北京时间9月4日凌晨2点左右市值为1622.7亿美元。也就是说,在过去18个小时的时间里,全球虚拟货币总市值蒸发了1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45亿元),跌幅高达10%。

 

    比特币简史与ICO

    如何定义虚拟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篇讨论论文提出,虚拟货币是数字货币(digitalcurrencies)中的一种,目前出现的虚拟货币以数字化表现的价值依赖于使用者对其代表的价值形成共识,由私人机构发行并且使用自有的记账单位,例如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和某些资产支持货币,也包括此前我们熟悉的电子优惠券、航空里程,等等。

    基于货币的四种功能:交易媒介、记账单位、存储价值和延期支付标准,目前的虚拟货币并不是货币。目前虚拟货币从其发展趋势看,只能归类于有价证券、期货等一类金融产品。因其无法创造商品交易价值,包括大部分国家还未承认其金融衍生品的法定地位,因此对于虚拟货币的各种炒作都游离与法律边界之外的行为,且币值波动幅度较大,缺乏有效监管,产生的资产风险也极大。

    当前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虚拟货币莫过于比特币了。与大多数货币不同,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比特币与其他虚拟货币最大的不同,是其总数量非常有限,具有极强的稀缺性。该货币系统曾在4年内只有不超过1050万个,之后的总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2100万个。比特币可以用来兑现,可以兑换成大多数国家的货币。使用者可以用比特币购买一些虚拟物品,比如网络游戏当中的衣服、帽子、装备等,只要有人接受,也可以使用比特币购买现实生活当中的物品。目前只有极少部分地区与个别商家可以在同用户的交易中使用比特币来替代传统货币的支付功能。多数情况下比特币依然作为虚拟货币在网络上流通,而不具兑换实物的价值。

    那么ICO又是什么呢?按照代币逻辑,ICO是一种资产募集行为,即募集人以出售虚拟货币与用户来达到募集法定货币的行为,ICO募集人使用从用户手中获得的法币进行项目投资,获得利润后给持代币者一定的分红,这有点像证券中的IPO募股。ICO对投资者本身没有太高要求,基本上能掏钱就行,但IPO的投资者是有较高要求的,按照中国证监会公开的IPO规范要求实行。也就是说,ICO是一种私人集资行为,既无法定监管程序,也无法定交易默认。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对非法集资极其敏感的国家来说,无疑是一种悬崖上走钢丝的危险行为。

    虽说ICO本质上是共享经济的一种,是共同致富的一种模型。是让没有专业技能的小规模投资者能获得一些项目早期投资收益的机会,也是让达不到融资门槛的创业者通过分享利润获得项目资金的一种办法。但毕竟失去法定监管的公开募集行为,带来的是诸如洗钱、贩毒、诈骗和恐怖主义等风险。一旦类似的风险抬头,就会被纳入政府的监管范畴,犹如文章一开始所述,直至被取缔的结局。

 

    比特币们的真正价值

    比特币兴起于2009年,由日裔美国人中本聪提出。鉴于当时的国际宏观背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全球最大的几个经济体都同时实施了量化政策,主权法定货币的贬值不断稀释平民财富。这就给了比特币这种民间兴起的超主权货币,一个生存发展壮大的土壤。

    主权货币,是一国政府在建立政权之后,强行对内发行的交易价值媒介,其具有天然的法定属性。也就是讲,主权货币的增减权力来自于现行政权。那么如何去监管政府印发货币的行为,防范民众财富不至于被稀释掠劫呢?目前来说这是个伪命题,美联储的3轮QE和中国央行的4万亿都是特殊时期的产物,不具普遍性。但恰恰是其特殊性,却让普罗大众意识到了主权货币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制度漏洞。美联储在实施量化宽松之后,全球资产开始避险黄金资产,黄金作为天然的货币属性,因其稀有和大众认可度较高,成为法币贬值之后唯一可以进行资产对冲的工具。

    毕竟黄金产量每年都在增加,民间持有黄金者比比皆是,稀缺性问题并非完美;且布雷顿森林体系破产后,美元成了全球结算货币之锚,黄金的地位被不断削弱。黄金作为天然货币资产对冲工具越来越力不从心,这时就需要其他的资产对冲工具来实现和分担黄金的避险功能,比特币的出现让很多中小投资者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从比特币诞生的那天起,其天然对抗法币的属性就昭然若揭。作为主权国家,必然是要保证其法定货币的发行权和唯一独立性,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比特币自然是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进入交易环节,就看其创始人的境遇(在美国)就让人唏嘘不已。在这个不被任何政府待见的虚拟货币市场,比特币最后就一定会被消灭吗?这也未必!

    这几年美元霸权的衰竭,让很多人看清楚了一点,没有任何国家的经济可以保持长期健康高速增长、本币价值不缩水。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国的法币是安全的(相对来说,需要宏观参考背景)。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009年初时就曾撰文提出,应创造可保币值稳定的超主权储备货币。当时其所指超储备货币是指SD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于1969年创设了特别提款权】,去年我们中国也如愿加入到了SDR中,且人民币权重占比仅次于美元与欧元,高于英镑和日元。那么SDR就能遏制各国法币超发了吗?当然不能。SDR类似于货币联合国,几个主要成员互相制约博弈、甚至扯淡,如果扯淡都谈崩,那么还是各行其是。我们看自从联合国成立之后,五大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就分成了两大派系,美英法一派,中俄一派。很多谈不下去的事情,各成员国就看谁的拳头更硬了,俄美就是其典型,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朝鲜问题等等。So.....这个法币联合国(SDR)最终呈现出的逻辑必然也是如出一辙。

    法币对抗法币(汇率战),是当下国与国的逻辑,那么未来呢?这个逻辑未必一定适用。以前汇率战失败,必然是国家吃亏屁民买单的逻辑,长此以往人心不古,国家信用贬值的风险就会增加。这就需要有一种既可保证政府正常运行,人民财富也不缩水的模式出现,来堵住法币的天然制度漏洞。SDR是各国之间的达成法币战略平衡的一种可变动协议,只适用于国与国之间,政府与政府之间。那对民间来说也需要一种可保值的、可交易、流动性强和价值稳定的资产,至少比特币们让人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其内在价值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应有的体现。
   
    第一生产力

    那么现实情况又是怎么样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用资产扩张的方式对外发行美元,稀释了持有美元债券国的资产,保护了本国人民。而中国则用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维持了经济继续高速运转,资产扩张的方式和美国相同,效果相反。中国的房价从2009年起翻了一番,楼市成了国内主要资产之锚,民间资本大量增持房地产。在中国砖头成了避险工具,由于楼市流动性差,自然波动性也较差,虽然有政府背书,房价跌不下来,但实际的交易价值也比较低,泡沫很大。作为本币贬值的对冲手段,楼市只起到了保值的作用,那些增值的部分也无法变现,且很多贷款买房的还得每个月倒贴银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国家最赚钱的企业都是商业银行的缘故。楼市的虚高暂时稳定了经济,但破坏了经济以外的逻辑。比如信仰、养老、教育、婚姻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和矛盾非常突出。可见楼市并不是法币的最佳对冲工具,随时都有可能崩盘。

    货币增发是现代经济学领域的哥德巴赫猜想,属于无解之谜。其增发带来的通胀和财富稀释问题,目前还无解决之道,唯有不断提高科学生产力才能适当缓解货币溢出的问题。早在1988年邓小平先生就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进步可以提高生产、投资效率,提升消费等级,使得经济循环可持续下去。自从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到今天,每一次的科技进步都会在经济上带来一个质的跨越。自从上世纪90年代IT革命使得经济快速增长了10多年,然而2007年之后全球经济开始步入下坡周期,目前还没有一个科技产业可以挑起全球经济大梁,大都在偷换概念炒作。经济上只能依靠货币增发来维持基本的生产力。

    科技停滞不前,在没有找到发展方向的阶段,市场资产避险的需求就会大增。比特币的出现不是偶然现象,这是民权挑战王权的一次积极尝试。就如同去年的文章在讨论自贸区问题时,老谢认为自贸区必然失败的逻辑,是因为地方政府不可能自我革命牺牲财税来实现自我改革。一国政府也不太会放弃法币权力去迎合一个新币种在其国内大行其道。但比特币和自贸区仍有其积极的一面与价值。中国搞自贸区的核心逻辑在于,中央政府倒逼地方政府转变发展方式,从对土地财政的依赖逐步向大消费、高端制造过度。而比特币的的核心逻辑在于,用市场逻辑倒逼法币发行者慎用权力,强调了市场对资产价值的调节作用。

 

    堵不如疏 为我所用

    当前管理者借由ICO违规取缔虚拟货币,值得商榷。ICO之所以违规,是因为缺乏有效监管,权力真空,引发民间抢购风潮,歪曲了比特币内在的逻辑属性。为什么在比特币“行走江湖”多年之后,中国成为第一个打出严厉监管招牌的国家呢?因为,监管者的放任无为,使其风险成倍放大,最后一刀切,彻底否定。即让监管者解脱了监管的责任,也为法币的继续“任性”铺平的道路。若把比特币纳入金融产品的范畴,施与强力监管,风险能有几何?若说监管,2015年的证券市场有没有监管?为什么还是发生了股灾?大幅波动的有价证券,亏损严重的股民,是不是也是买到了极不靠谱的非法资产呢?由此可见,比特币的监管问题并非取缔的理由,而是在国进民退逻辑之下的一种必然选择。

    若权力失去制衡,处于金字塔顶者自然有为所欲为的资本。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勋爵(1832-1902)有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是对管理者的一种警示,也是对自由市场决定进退逻辑的一种支持。要知道货币超发既是经济行为,也是一种自我强化、损人利己的行为。对于被管理者来说是长期损失,对管理者来说则是一种长期不确定风险。1911年爱新觉罗·傅仪退位,面上是国力衰退,里子则是恶性通胀(浇筑的铜钱灌铁造假)。1949年蒋介石掳走百万黄金,大撒金圆券,民心尽失。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时代不同了,社会进步和信息爆炸时代,需要管理者不断提高自身水准,来应对未知的变化。常言说的好,堵不如疏。与其封杀比特币,不如把比特币纳入金融监管体系,给与其一个适当的位置,降低投资门槛,让普通投资者也能参与其中。同时也能在经济运行周期中有一个新品种对冲工具。央票、正逆回购措施和货币、财政工具,毕竟都是宏观调控的产物,难免有黔驴技穷(央票用完,准备金和利率不敢多调)的时候。而比特币是市场的产物,或可补充宏观调控中的不足。建议研究中国比特币同股指期货的互动关系。

    总之,比特币的未来是光明的,一时的挫折并不掩其内在价值和发展逻辑。管理者总有一天会发现,比特币若被纳入监管体系,让其良性循环发展,会对经济发展有极大的促进,而不是破坏作用。(以上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