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谢点评:观中国经济工作会议,谈明年商品逻辑

 

    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结束,市场人士对会议内容也有各种解读。稳中求进防风险,依然是基本格调。会议达成基本共识,推动高质量发展对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毋庸置疑,一方面,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成为了基本特征;另一方面,考虑到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等需要,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了必然要求。发展需要时间,任何改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化繁为简,今天老谢聊的则是如何看待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商品市场的影响。

    环保影响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共四次提到环保问题,因为环保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最不平衡和急需补课的领域之一。也是因为今年6月份环保督察升级,配合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不少污染企业装置关停,国内商品总体供应出现紧张状况,使得市场价格一路攀升。依据今年的经验,明年环保督察的力度只会增不会减。19大之后,中央是对环境治理是花了大力气。对于以前那些只把淘汰落后产能当作文字游戏的企业来说,现在这招行不通了。

    当前中国的整体发展逻辑变了,以前落后的生产力早已迎头赶上,现在是要解决的是之前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环保无疑是之前发展过程中最不平衡、最不协调的因素之一。08年至今的雾霾问题,困扰了中国人整整10年,其治理难度之大早已上升到了中央层面。从令不出中南海到今天令行禁止,政策全方位的发力,真正落实到基层,蓝天白云真的不是梦想。最近这一年,我所在的长三角地区感受是颇深的。以前每年春、秋换季时期是雾霾爆发的高峰时段,这是由于这一地区的各类工业装置集中开工生产备货,过多的产能加之相对落后的工艺,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负担,也影响到了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现在,空气质量有十分明显的改善,虽然有时偶尔还会有些轻微雾霾,但整体上来讲今年雾霾天数是在直线下降。往年11月和12月是上海雾霾爆发的高峰期,时间之长浓度值高。但今年自身体会发现,这一时期的雾霾天数和浓度都有明显下降趋势。

    雾霾天数的下降和制造业生产开工率下降不无关系。此外,国家鼓励推广新能源汽车,控制减少燃油车生产规模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在这两大因素的推动下,我们看到今年不少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开工率的下降、库存减少,必然使得商品价格走高。如今年的黑色系(钢铁、煤炭)是环保重点关注对象,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今天钢材和煤炭价格也有一定幅度上涨。我们从期货价格上就能嗅出端倪。比如螺纹、硅铁、热卷,焦煤、焦炭,今年下半年涨幅都十分可观。

    再看,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一些技术制造业、新材料企业,利润率也是节节攀升,这从其股价上就可见一般。如上市公司方大炭素,其主营业务主要是生产石墨碳素产品和铁精粉为主。炭素制品和铁精粉下游主要为钢铁行业,钢铁行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为建筑、机械、汽车、家电和造船等行业提供了重要的原材料保障,其发展与宏观经济发展及固定资产投资密切相关,周期较强。宏观经济和钢铁行业的波动与其公司主业密切相关。钢铁价格的上涨也带动了上游碳素铁粉材料的价格。因此,我们看到年中方大炭素的股价翻了三倍。所谓牛市讲故事,熊市看业绩。方大炭素只是众多侧供给改革受益大军中的一员,还有很多类似的上市企业也在今年收获颇丰。

    今年日子过的比较辛苦的还是一些中小型企业,如一些同质化竞争比较严重、污染比较大、现金流比较小的低端制造型企业和贸易公司。老谢和不少类似企业有过比较深入的沟通,不少今年勉强扛过来的企业主认为,今年是运动式环保,明年可能国家不太会重复今年查环保的力度。他们的思路还是习惯性的停留在19大之前,认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猫鼠游戏打打擦边球的心态。

    其实不然,老谢认为今年严格的环保督察力度,很有可能会延续到明年。原因有三,首先,明年是19大之后开局的第一年,在发展逻辑彻底转变(新发展矛盾写入宪法党章)之后,为巩固治理成果,延续政策的有效性,督察方面是不太会忪忪紧紧,让人有钻空子的空间。其次,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点突出了对环保问题的研究(4次提到对环保的要求,其次是扶贫工作),这彰显了中央最高层对环保的关切程度。说一句题外话,如果你住在中南海每天被灰压压的雾霾围绕,这是个什么心情?将心比心,领导同志和广大人民群众感同身受。再则,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提高供给质量,如果任由同质化低端产品横行过市,让人觉得这么玩做做僵尸企业也挺好,那么供给侧改革就不叫供给侧了,多余产能永远无法出清,债务负担也会越来越重。

    供给侧的目的是逼迫低端生产者走商品生产的高端路线,从以往的价格竞争转变到产品的质量竞争上去。这样才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使中国从发展中国家真正迈入发达国家行列之中。毕竟中国不可能永远做低端代工、低成本的制造业,不仅仅因为是因为我国自身发展的需要,也要看到中国劳动力结构的变化,人口红利的衰退,正在倒逼中国转型。若不改革,中国就只能拉美化,被欧美牵着鼻子走。

    金融影响

    这次工作会议特别提到了对金融风险的防控。“...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从字面上理解,这一表述与不久前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提法在目标与逻辑上大体类似,但细节却有明显不同。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表述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防范风险工作取得积极成效”,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未明确提出“去杠杆”。

    一方面是“三去一降一补”的“去杠杆”已包含在其中,另一方面,金融行业去杠杆已经接近尾声,而居民杠杆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偿债能力较差的年轻人身上,并非是在经济关键部门上出现的高风险,防控难度不大。而会议提到的“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则指明了金融对实体的贡献和重要性,言下之意只要控制好风险,把杆杠维持在可控范围之内,实体经济就不会有太大泡沫。

    那么从今年整体商品走势来看,现货价格普遍上涨带动了以期货为主导的大宗商品市场,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互动,也有利于现货企业去库补库存,加快商品的流动性,对经济良性运转的意义巨大。按照今年政策对金融监管的逻辑,若没有太大对金融行业的调整,那么明年商品市场依然会有比较大的机会。

    货币影响

    应该说今年国内的商品市场走出了一个政治逻辑而不是简单的经济逻辑,因此看起来国内商品价格与石油美元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另外从石油美元两者本身来说,其负相关性也已经弱化(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暂不讨论)。国内商品价格更多的和人民币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这个逻辑我们可以来看图说话,【以下图文为周线对比,时间取2016.1~2017.12】——

   {2017年6月份,中国侧供给改革发力,加上环保严查因素,商品开始一轮上涨。当月中旬美联储加息,且讨论缩表,利好出尽。与此同时,香港金管局也加息,中国外汇管制加强。由此美元指数大跌。本要流向美国的国内资金被引导至商品市场。这就是下半年为什么文华和美指负相关的原因。见图一}

   {2017年1月份,中国央行实行逆周期因子,人民币从贬值趋势反转开始升值,与此同时,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共和党弱势美元政策开始实行。至此两者负相关性贴近率高。见图二}

   {2017年6月份,央行干预债券,严禁企业加杠杆投资海外市场。6月23日建行抛售万达债券,王健林开始抛售海外资产。在“杀鸡儆猴”效应带动下,复星集团等企业开始回撤海外资金。与此同时,国内国债市场大幅下挫。“债券价格下跌利率上行,利率上行本币上涨。”在这一逻辑带动之下,人民币继续升值,资金被引导至商品市场。见图三}

   {2017年6月份,万事具备,只待上涨。本币升值,资金回流;债市大跌,利率上行;万达炮灰,杀鸡儆猴;环保发力,改革开路;美指无力,白宫联储内斗。人民币升值,资金被引导去了商品市场。这就是为什么从6月份开始美元指数和国内文华商品走成负向关的原因,在这之前却是正相关。见图四}

    由此可见,今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主导了商品走势,甚至成了美元的掣肘。明年商品价格的走势的逻辑依然同人民币汇率关系密切。

    2018年商品走势策略

    综上所述,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为参考标的来分析明年的商品走势,商品有可能继续稳步走强,或成退二进三的格局!利空方面,外围美元有走强趋势,对商品有所压制;国际油价冲高回落,OPEC减产不达预期和美国油井开工率居高不下也是一个制约因素,另外,国内利率上行压力犹存。利好因素,国内政策的延续性(侧供给之下的环保督察、人民币汇率稳定、对外贸易增长)。【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